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 | 请您留言
艺术研讨
笔底畅神墨花飞(节选)——读刘钢水墨写意人物画
时间:2014/2/26 16:31:49 来源:泰安美协 点击数:1812 字体大小:
笔底畅神墨花飞(节选)
——读刘钢水墨写意人物画     子夏 贾德江
    数十年来,刘钢教授作为泰山学院美术学院院长、山东省高校教学名师辛勤耕耘在教书育人的岗位上,在繁忙的教学工作之余,又创作了大量的水墨写意人物画。他凭借在高等美术院校就读时打下的造型基础,以及在长期教学中坚持水墨人物写生的感悟,开始了他对中国画的继承和发展进行多方面的探索和研究。当他走近传统,从历史的艺术长廊一一走过之后,在对历代名家巨匠条分缕析的过程中,又经过了工笔与写意、水墨与彩墨、具象与意象、现代和传统的多种语言的试验,逐渐形成了他的创作主线——从传统的角度切入人物画题材,在讲究用笔的书写性和施墨的生动性同时,营构一种即景即情、清雅淡逸的理想世界,传递一种浓郁纯正的文化气息,唤起人们心灵的美感,拓展中国画的表现空间,满足现代人的审美需求。
    从表现内容上看.刘钢的写意人物画大致有两种类型:一是文人  高士,一是仕女佳人。没有宏大主题的沉重,没有深刻哲理的玄奥.更没有趋名逐利的负累,有的是生活的情趣,民族的风神,古意的悠然。在我看来,他的绘画不是追求交响乐般的气势磅礴,也不是探求史诗般的恢宏壮阔,他所追求的就是一种轻音乐般的优美抒情。他画得很从容,很潇洒,很纯粹;他画得很自在,很轻松,很抒情。在他看来,画古人,画仕女,可以无所顾忌,可以恣肆而为,更能发挥笔墨淋漓之长,更能宣泄自己的情感,这使他在挥毫创作时往往超越了客观物象而更具心象的主观特点。因此,他画中的用笔率意畅达,运墨灵动润泽,造型俊美活泼,尤其是古拙、隽永、含蓄而略带夸张的线形结构呈现一种随意性的趋势,更增添了笔墨的情趣。画面上没有那么多色彩和皴擦在那里表白,却以泼墨大写意的花鸟山石作衬景,寓情于描述中,寓意于景色里,让美好时隐时显,画面由此而变得古朴而深邃,迷离而灿烂。与其说,刘钢把久远拉近,让古典走近今天,不如说他把传统人物画引到一个新的境界。
    我以为,刘钢创造的绘画境界有三美:
    其一,是一种闲适的美。闲适,是一种境界,似乎属于人生的自然本真。尤其在现代快节奏的后工业时代,人们需要这种远离都市喧嚣、回归自然、回归人生本真的美。刘钢正是从生存世界的感受和体验中,去遥想久远的古人的情感生活和生命空间。他画的高士,皆为陶渊明笔下“悠然见南山”的淡泊之人——霜天闻鹤唳,雪夜听鸡鸣,得乾坤清纯之气;晴空看乌飞,活水观鱼戏,识宇宙活泼之机,宛然可见千古高士之心。他画的仕女,婉丽含芳,清气悠扬,读之,感心动目、绮丽难忘,较之现代仕女,虽着装有古今之别,但人物的幽思却千载相通。如山间之空翠、水上之涟漪、潭中之云彩、草际之烟光,若有若无,悦人心目,豁人灵性。他以笔下人物的高雅、深远、飘逸,画出自己的闲适、清润和感悟,画出了自由自在的心灵对世界本真的领悟。如他的《藤萝闲话》、《清雅图》、《棋趣》、《独坐古藤晚》等作品中的人物容貌、形体与精神,飘若惊鸿,逸似兰香,具有自然情怀的内在意蕴。人物的原始形象多取法于陈老莲、任伯年的笔意和画法,故而如此超脱而有高古之风。读刘钢人物画,其闲适的美让人忘却天下烦心事,心平气和,一片空明,得片刻的悠闲和纯净,返璞归真。
    其二,是一种梦幻的美。梦幻总是朦胧恍惚、虚无飘渺的,在虚虚实实的构成中,在想象的自由和幻想中,梦幻天生具有美的品质。如刘钢的《醉春梨花》、《芳草幽幽》、《和风》、《朝露》等作品中的佳丽,半工半写,如痴如醉,是期待,是向往,是诗意,是梦境,还是回想?是梦中之景,梦中之人,梦中之情,还是梦中之画。缕缕的情思,织就生命的憧憬,反响着天地间的天籁回音。他画中的人物表情有种忽隐忽现的恬静,绝非世俗之容,好在像梦,是色彩瑰丽而迷蒙的梦,妙在有诗,是有画境的诗。画家总是把人物置于在一定的自然氛围之中,大多与花卉果木如藤萝、牵牛、百合、紫薇、翠竹、枇杷、柿树、山茶等融为一体,千姿百态,万种风情,亦醉亦醒,与“淡妆浓抹总相宜”的人物相映.恍兮惚兮,如梦似幻。人在一花一草、一树一叶中呈现着无限情思,悠然意远,怡然自得.梦幻的美透露出刘钢非凡的诗情画境。
    其三.刘钢的人物画还有一种古典的美。首先表现在书法用笔的美。用笔就是用线,用线来表现一切的形体,线是造型的手段。刘钢用线讲究”骨法用笔”,做到“力透纸背”,将书法的用笔融合到人物的结构之中,富有节奏和韵律,起着支持人物形象的作用。变幻莫测的线条,气脉贯通,将人物动势尽现画中,在顿挫的流动中闪现着人物的欢愉之情、体态之美。其次表现在墨色韵味之美。笔不离墨,墨不离笔,墨以笔为骨,笔以墨为肉,笔形墨质,相辅相成。笔墨是写意人物画的灵魂,既是一种技巧,也是一种境界。刘钢用墨鲜活生动、气足韵丰,水墨色泽时而冷静,时而奔放,时而厚重,时而清丽,时而苦涩,时而甜美,如同天地四时,不断变换,不断更替,气象万千。或淡或浓,或干或湿,或粗或细,或虚或实,墨花飞舞恰如“人在心静地宽闲,约花同醉一壶里”的闲情雅绪落画中。
    显然,刘钢创作的水墨人物画,以抒情和唯美为审美取向,钟情于古典主义的美学追求。无论他笔下的哪类题材,刘钢更多地看重的是它在水墨语言上所承载的能量,起伏跌宕与流动飘逸是刘钢人物画运笔的特点,书法用笔的潇洒、柔韧、灵动使他的作品从写实中脱颖出表现性的线墨元素,既不是对形的放弃,也不是笔墨的分离,而是黄宾虹的“筑建于笔,建勋于墨”所体现的魅力技巧,明显地表现出他对艺术本体回归的倚重。由写实走向写意,趋向平民化和对人性的赞美和挖掘;由再现走向表现,更注重以形写神的主观性。他的每一件作品都把主人公与亲切、温馨、静寂的自然拥抱,没有丑恶与虚伪,没有狂躁与不安,只有愉悦和自足、沉思和闲适。若说他显示出一种格调,这格调必是高古而雅逸,内隐着寂寞与理想,若说他表露了画家的心境,这心境或澄如秋水,或淡如春池,时而宁静,时而乏起波浪。刘钢是一位极富抒情性的画家,这种抒情成分不仅充盈着他的个性,也充盈着他那月朗风清、天高云淡的诗性而弥漫在我们的感受中。
泰安市美术家协会®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12-2013
技术支持:泰安开创世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