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 | 请您留言
艺术研讨
砚边杂谈
时间:2013/6/23 14:30:47 来源:泰安美协 点击数:1653 字体大小:
山东省人大副主任陈延明、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张全新、省文联党组书记于钦彦在“水墨气象—岳海波、李兆虬国画作品展”上闭上眼回想一下中国的人物画,映入脑子里的大多是唐宋时期绚丽多彩的工笔画《捣练图》、《虢国夫人游春图》——那些迈着细步、手执纨扇的仕女,婀娜多姿的惊鸿一瞥,令后人诸多“效颦”者无不自惭形秽。
  南宋,在那些漂漂亮亮、花枝招展、娇艳欲滴的虢国夫人、簪花仕女中,走出个线条粗放,水墨淋漓的秃头、塌鼻、叭狗眼、袒胸露肚要多丑有多丑的糟老头,还美其名曰《泼墨仙人》,真够惊世骇俗的了。这个画家准是个疯子,他就是人称“梁疯子”的梁楷。不论别人如何说他发疯,但梁楷在人物画中扩大了用笔用墨的概念,尝试着更加意象、更加概括的表现对象。这个“疯子”无可争议地成为写意人物画的开山鼻祖。
  至元明清,意笔人物画虽也有一些好作品,但总体上来说,一马平川,不见峰峦叠起。没法,“院体画”的衰落,“文人画”的兴起,你让那些“论画以形似,见于儿童邻”的苏东坡们,处理完政务,读完书、写完诗,再劳神费力地画个美女,在红袖添香后,睁大一双昏花老眼,秉烛为仕女画上双眼皮,这要求是高了点。所以像苏东坡这类的文人,只能就着批改公文的朱砂,画些“逸笔草草”的竹子。
山水、花鸟已能“尚意”,何必费神画人物。
  直到近代,当国人尚不知铅笔为何物时,任伯年已用“3B”的铅笔画过素描,甚至画过裸体模特。任笔下的人物,造型严谨、准确。其后徐悲鸿、蒋兆和诸人引进西方科学的造型方法与中国的笔墨“交配”,形成素描写生法意笔人物,开“杂交品种”一代先河。
  “一花引得万花开”,建国后,写意人物画再抵高峰,只是近期又有一马平川之感。写意人物何去何从,是坚守传统阵地,还是向西方接轨?艺术本身就没有1+1=2的统一标准。你在那边清清楚楚看的是6,我这里却明明白白是个9。每个画家都应该根据自己的性情、修养来调整方向。
  不管怎么走,写意人物画的中国特色不能丢。特色与中国画的工具——软的毛笔,不易修改的笔墨,水墨渗化的宣纸有关系。这些特点对于人物形象的准确表达都是限制。什么艺术没有限制、没有难度?“煮豆燃豆箕”,大白话一样,没啥了不起。为何千古流芳?七步之内写出来,不服你试试,七步是“限制”。走路谁不会啊,人家能在钢丝上走,不但能在钢丝上走,人家还能在水流湍急的大峡谷的钢丝上走,那是玩的吗?有难度才有艺术,别学东坡“逸笔草草”画竹子,不但要迎着难度上,还要发掘这种难度——中国画工具的特性。“以形写神”还要写,“鱼儿离不开水,瓜儿离不开秧”,用宣纸是水墨画的最终归宿。
水墨写意离开了水,就是离了水的鱼、离了秧的瓜。
  古人说“以墨为形,以水为气,气行形乃活”。还有一句话我背得烂熟,“墨为黑,水为白,黑白变化无方,气韵自生”。 
  作为职业画家,在探索新的表现技法时,一定要围绕着笔墨传统的大道而发展,要做国宴的一道特色菜。脱离大道而研究新技法,可能也有观众。如同地方小吃,小吃挺好,也有特色,不然就不会有火爆京城的小吃一条街,但小吃上不了国宴。作为业余画家可以搞点地方小吃,但作为职业画家,还是去搞国宴大餐。
兵法讲究用奇兵,出奇方能制胜。画家也应讲究出奇笔,不奇则不能引人入胜。许多人作画,四平八稳,非无功力,病在笔不奇。
  在竞技体育中,难度、超常的难度,是衡量优秀运动员的尺度。2.1米的高度是参加奥运会比赛跳高项目的及格线。你要达不到这个难度,对不起,不带来,想“重在参与”是不行的。在体操、跳水项目中,是有难度系数加分的。运动员除了要完美、准确地完成动作,还要看难度系数,2.0、2.5、3.0,难度越大,分值越高。2.4米没人能跳过去。谁跳过去,谁就打破了世界纪录。评判画的优劣,也应该有难度系数的加分,没有难度,人人皆行,分值就低。技巧高,技法神秘的要有难度系数的加分。难度越高,风险越大,成功率越低,就越容易砸锅。难度应该是衡量作品优劣的重要尺度,当然不是惟一的尺度。
  一个人渴了要喝,困了要睡,饿了要吃,这些都满足了,就闹点更高的要求,就像打滚的驴儿撒欢的马。我们的祖宗要在岩壁上乱画。这都是本能的需要,这就是艺术之源。画画又何尝不是如此?“艺术要真诚”,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你翻开一本画册,你走进一个展览会,有几个作者表现的是自己魂牵梦绕的东西?我们让另一个老祖宗孔先生弄得“想说爱你不容易”。那年春节晚会上,有个小品叫《实话实说》,宋丹丹演的老婆儿喜欢赵忠祥,赵本山演的老头儿喜欢倪萍,两人为此常闹别扭,当主持人崔永元说,每人在节目里再说最后一句话时,宋丹丹问:“就一句?”崔答:“就一句!”宋脱口而出:“我十分想念赵忠祥!”观众皆笑。是啊,就一句话了,自然该说那魂牵梦绕的事,如果只让你画最后一张画了,你画什么?该实话实说,该画自己想画的画,就像渴了要喝,困了要睡,饿了要吃,别死要面子活受罪。
泰安市美术家协会®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12-2013
技术支持:泰安开创世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